穿成王爺的待嫁男妃 完結+番外[古代架空]——BY:李淮傲

皇上!公公又跑路了! 完結+ :書耽VIP2018-05-31完結收藏:8896推薦:735前朝太子莫風暗殺閔玉國皇帝秦淵明,卻被威脅留在宮中,成為閔玉國皇帝的 ...
  穿成王爺的待嫁男妃by李淮傲
  簡介:
  江言清一覺醒來,發現自己穿越了。
  這是一個他從沒見過的朝代。
  很好,這很新奇。
  在這個朝代里,他是侯門之子。
  很好,身世顯赫。
  很快他又發現,他被嫁給了王爺做男妃。
  很好,靠山強大。
  然而王爺并不喜歡他,他住的別苑如同冷宮。
  很……不好!
  這王爺聲音這么好聽,聲控的他頂不住??!
  新婚月余,奚凌國舉兵來犯,楚承戟奉旨率兵平亂。
  江言清被獲準破例隨軍同行。
  日子雖苦,但王爺和王妃恩愛的佳話,卻從軍中流傳開來。
  江言清:楚承戟你這個憨憨,明明看見對面放的冷箭為什么不躲!
  楚承戟:當時你在我背后,你讓我往哪躲?
  江言清:我是眼睛瞎嗎我自己不會躲嗎?
  楚承戟:難說,你反應那么慢。
  江言清:?你說話就好好說話,別忽然壓低聲音,你知道我受不了。
  楚承戟:那你別忽然臉紅,你這樣子我忍不住。
  架空歷史,先婚后愛。
  熱情主動聲控受X沉穩威嚴顏控攻


第1章 夢中的男人
  昏暗的房間,炙熱的氣息,熏人的酒氣,和不斷晃動的床帳。
  江言清做了一個夢,夢中的他不停的哭喊,痛苦又絕望。
  黑暗讓他看不清那個男人的面容。身體上的痛和心理的痛交織在一起。
  江言清知道他是在做夢,但是他醒不過來。
  夢中的男人有一雙駭人的眼睛,眼神炙熱滾燙,像是一張大網,將他密不透風的裹住,讓他喘不過氣來。
  他覺得自己的心臟已經被死亡的大手緊緊攥住。
  忽然耳邊傳來女子的哭聲,由遠及近,越來越大,吵得他頭疼。
  “公子你怎么說走就走了,你留下初雪一個人可怎么活??!嗚嗚嗚……公子你好狠心啊,你走了,留奴婢一個人受他們欺負,奴婢一頭撞死算了……”
  江言清緩緩睜開眼睛,剛從夢境出掙脫出來的他有一瞬間的呆愣。
  腦海中那個男人炙熱的眼神漸漸淡去,剛剛的夢境像是被風吹散的沙,變得無跡可尋。
  耳邊女子的哭喊聲似乎還在。
  江言清迷迷糊糊的想,昨天晚上也沒看鬼片啊,怎么夢見女鬼了?
  他睜著惺忪的睡眼,扭頭一看,頓時嚇得一個激靈,瞌睡瞬間沒了,差點從床上蹦起來。
  然而腳腕上劇烈的疼痛不僅沒能讓他如愿蹦下床,反而提醒他這一切都不是做夢。
  “公子?”趴在床頭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的女子抬起頭來,又驚又喜道:“公子!你沒死??!你可嚇死奴婢了!”
  江言清看著這女子披頭散發的樣子,驚魂未定的說:“你才是嚇死我了?!?br/>  見江言清又活了過來,女子頓時也覺得自己的模樣太不像話,趕緊用袖子抹掉鼻涕眼淚,邊攏頭發邊關切的問:“公子,你覺得哪里不舒服,腿還疼嗎?”
  托腳腕上劇痛的福,江言清不需要通過掐自己來試這是不是夢。他看了看屁股底下的木床,又抬頭看了看床頭掛著的床幔,再環視一圈屋內的陳列擺設,以及那古色古香的窗戶。
  一個難以置信的事實在心底浮起,他這是,穿越了?!
  看過各種穿越小說的江言清很快就鎮定了下來,現在大驚小怪是沒有用的,最重要的是要先搞清楚自己的身份。
  江言清剛才聽得真切,面前這個看起來不過十五六的女子,叫他公子,自稱奴婢,那就很可能是他的丫鬟。
  看來這是穿到了非富即貴的人家來了啊。
  江言清心中竊喜,表面上裝出淡然的模樣,看著緊緊捏著他的腳踝的纖細手指,“本來不疼,被你捏得倒是有點疼?!?br/>  女孩一愣,趕緊松開手,又抹了抹眼角的淚:“公子,你剛才真是嚇死我了。我怎么叫你你也不醒,連、連呼吸都沒了……”
  江言清心里大概明白了,可能是因為原主死了,不知道為什么,他穿過來了。
  “哎你別哭了,我可能就是睡的有點沉。你不知道嗎,人進入深度睡眠的時候,就會出現一種假死的現象,呼吸會暫時停止,有助于腦細胞的自我修復?!?br/>  江言清滿口胡言,聽得初雪一愣一愣的,“什么、什么喜報?”


第2章 王爺提親來了 !
  “就是……嗨,就是睡得太沉了,沒事沒事?!苯郧逭f到這,忽然腦中靈光一閃,順口又扯道:“不過因為剛才睡得太沉,我這腦子總覺得有點不清楚。我問你啊,我叫什么?”
  “奴婢不能直呼公子姓名的?!背跹┗卮?。
  江言清頭痛,“那這樣,我問,你答。我姓什么?”
  初雪一聽這句問話,頓時記得直跺腳,“少爺,您是侯府三公子,自然姓江啊。外面人那些話都是瞎傳的,您怎么能懷疑自己的身份呢?”
  江言清看他是真的著急,連忙安慰道:“我逗你的,別急別急?!?br/>  初雪還是不放心,“這玩笑不得,公子可別再提了?!?br/>  江言清連連點頭,心里卻覺得這姑娘剛才的話信息量有點大啊。
  侯爺被懷疑身份的兒子。這個人設江言清不是很喜歡,因為聽起來生命地位都岌岌可危的樣子。
  “那我爸,哦,我爹叫我什么?”江言清問。
  “菽禾?!背跹┿墩目粗郧?,看樣子懷疑他不是腦子不清楚,而是腦子壞掉了。
  書河?難道是想讓他看過的書像河流一樣長?還真是望子成龍啊。
  江言清見好就收,故作嫌棄道:“你看看你,女孩子家家的,怎么這么不注重儀表,快下去洗把臉梳梳頭去?!?br/>  初雪連忙低頭,“奴婢失儀了,奴婢這就去收拾一下再來伺候公子?!?br/>  江言清看著初雪走了,立刻拖著疼得要命的右腳腕下床,一瘸一拐的在房間里轉悠。
  屋子不大,但家具擺設很少,靠墻的地方放著一個青花瓷瓶,里面幾支百合已經枯萎了。
  靠窗的桌上,放著兩個茶盞。無論是茶盞和桌椅,看起來就有些年頭了。
  床尾不遠處,放著一個書架和一張書桌,書桌上擺著一本《詩經》,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備注。
  江言清一看見書就頭痛,也懶得細看原主在上面寫的小字,直接拿起來翻到扉頁,看到角落上寫了兩個清秀的字:“菽禾?!?br/>  原來是這兩字,江言清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但是看起來好像很有文化的樣子。
  《詩經》下面壓著一封信,信上寫著“言清兄親啟?!?br/>  江言清眼睛亮了一下,反應了片刻才想明白,原來原主是和他同名同姓的,只不過比他多了個字,菽禾。
  信上寥寥數句,大概意思就是寫信的人要走了,勸江言清要好好照顧自己。
  江言清又翻了翻書架上的其他書,除了原主很愛看書之外,沒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,受傷的腳腕卻越來越疼了。
  也不知道原主干了什么,腳腕居然腫的像個饅頭一樣。
  江言清扶著桌子,正準備喝杯茶喘口氣,就聽到初雪在門外慌慌張張的聲音。
  “公子!你不必再傷懷了!王爺上門提親來了!”
  江言清一口茶噴了出去。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  初雪推開門,連忙小跑著上前給他捶背順氣。
  差點咳死的江言清好不容易順過氣來,他把初雪疑似小拳拳捶你胸口的手從自己胸前拿開,難以置信的問道:“你剛才說什么?王爺來提親了?什么王爺?”


第3章 莫名沒了的第一次
  “當然是咱們唯一的異姓王楚承戟楚王爺啊?!背跹┮苫蟮?。
  “楚王爺?”江言清小小的腦袋里充滿了大大的疑問:“楚王爺來提親了?”
  初雪興奮道:“對啊對啊,公子,這下你不用再傷懷了,我就說王爺不是那種不負責任的人!王爺他征戰沙場,橫掃千軍、戰功赫赫、頂天立地……”
  江言清連忙打初雪的彩虹屁,“等會兒等會兒,王爺他提親,跟我有什么關系,我為什么傷懷?”
  王爺上侯爺家提親,娶侯爺的女兒,門當戶對,彼此還能鞏固地位,很合理。但是這一切跟他這個剛穿越過來的新手玩家又有什么關系呢?
  該不會是像他想的那樣吧?
  江言清想的哪樣?穿越到一個男人可以和男人結婚的架空朝代了?
  初雪的手朝江言清額頭伸過來,“公子,你今天怎么怪怪的,昨天你還因為失身給王爺,想要從房頂上跳下來呢,今天怎么暈了一次,就都忘了?”
  失身??。。?!
  江言清差點一口氣沒上來。
  他是彎的不錯,他是向往過能穿越到一個不在乎世俗看法、不必考慮父母會不會難過的世界,但是這不代表他能夠忍受不明不白的沒了第一次??!
  也不知道這個異姓王長什么樣,雖然小說里的王爺都風流倜儻的,但是那都是主角,按照穿越小說的套路,他肯定是穿到了炮灰身上,然后再通過努力把自己變成主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