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上!公公又跑路了! 完結+番外[古代架空]——BY:香菇炒肉沫

小夫郎靠種田養傻夫 番外 :2022.08.26番外完結134 1634盛渝穿成一本種田文里的炮灰受,作天作地的萬人嫌。把小秀才夫君摔成傻子,把小姑子 ...
  皇上!公公又跑路了!
  作者:香菇炒肉沫
  簡介:
  前朝太子莫風暗殺閔玉國皇帝秦淵明,卻被威脅留在宮中,成為閔玉國皇帝的貼身太監淪為皇帝的禁臠。是難以啟齒的欲望,還是扭曲的愛?是國仇家恨,還是不能承受的情?這份感情究竟何去何從
  分類:架空 HE 古代主 cp 橫沖直撞暴君皇帝攻x口是心非傲嬌太監受 副cp 硬漢將軍直男攻x軟萌清純女裝受


第1章 刺殺失敗
  “我殺了你!”大殿之上,身著龍袍的高大男子反手將另一男子以屈辱的姿勢擒住。
  “就憑你?”男子冰冷一笑,漆黑的眼眸如深不見底的深淵漩渦,絲絲寒芒讓人不寒而栗。
  他伸出骨節分明的手,捏住莫風的潔白的下巴。
  “沒有人能殺得了朕?”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。他抬手用力一甩,莫風重重摔在龍案上,奏折竹簡灑落一地。
  莫風下意識的后退一步,他是閔玉國的暴君秦淵明,他是前朝太子莫風,今日來此的目的,便是為了殺了暴君報仇雪恨,如今落到了秦淵明的手中,他已做好赴死的決心,不過,在死之前,他絕對會讓秦淵明付出代價。
  莫風緊緊捏著袖中的匕首,只要他敢靠近一步,他便會要了他的命。
  秦淵明一步接著一步上前,莫風退無可退最后被逼到墻角。
  “我殺了你!”手中匕首化作一道白芒從朝秦淵明刺去,莫風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,他要得手了!
  可就在匕首刺中秦淵明胸口的一瞬,那只手卻被一股大力擒住,莫風吃痛一聲,手中匕首落下。
  “哐當”一聲,匕首落下的同時,莫風被秦淵明用力拉扯著按倒在大殿之上龍案上。
  秦淵明雙膝壓著莫風的雙膝,大掌將他兩手按在頭頂。
  “呃……”莫風吃痛一聲,想動彈卻被秦淵明禁錮的更緊。
  一個時辰前……
  閔玉國都城淮安城,現已是深夜,城中住戶燈火已熄,瑟瑟冷風吹過,幾道如鬼魅黑影閃過,輕巧的落在金色的瓦礫之上。
  “我等謀劃三年,只為今日!不成功便成仁!”
  “不成功便成仁!”
  三人對視一眼,皆從對方眼里看到絕決之心。
  閔玉國當朝皇帝秦淵明是出了名的暴君,暴政暴民,手段殘忍,手中更是沾染了不計其數的鮮血。
  想殺他之人,比比皆是……
  莫風輕巧的躍下安和宮的屋頂,悄無聲息的解決掉門口守夜的太監,其余二人在門口把風,對視一眼,莫風輕輕的推開雕花木門。
  “咯吱……”
  安靜的夜幕中,這聲音不大,卻異常清晰。
  “咕嚕?!蹦L咽了口口水,額前滿布汗珠,見里頭并無動靜,這才松了口氣。
  透過窗外照映而入的微弱月光撥開阻隔在眼前的紗簾,莫風悄無聲息的走近那張明黃的床榻。
  撥開阻隔在眼前的最后一道紗簾,莫風抽出藏于袖中的匕首,嘴角勾起上揚起冰冷的弧度。
  “去死吧!”低叱一聲,莫風抬手重重朝床榻之上刺去,卻如同捅在棉花上輕軟,并無鮮血流出,莫風猛的一怔,暗道不好,卻在這時周圍燭火大亮。
  “莫風快走!”門外一聲急促的大喝,隨后是兵器相撞之聲,卻在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從紗簾之后緩緩走出。
  “誰都別想走?!边@聲音冰冷刺骨,如從地獄傳出,只讓人后背發寒。
  “放了老子!”門口兩個黑衣人被侍衛架著進了屋內。
  “老牛,清明!”
  莫風想要上前,卻在這時,好幾把明晃晃的刀刃同時架在脖頸。
  “放了老子,老子要殺了這個狗皇帝!”老牛本就有些胖,這一掙扎力道也不小,好幾個侍衛同時上去,才將他按倒在地。
  “拖出去,殺了?!币慌陨碇C衣,發絲輕垂的男子淡淡開口,語氣淡漠,就如同現在所殺的不是人,而是兩三只入不得眼的螻蟻,連看都不屑一顧。
  一句話已然宣布了三人死刑,老牛身子一軟,任由侍衛拖拽著,已然做好了赴死的決心。
  卻在這時,“撲通?!鼻迕髦刂毓蛟诘厣?。
  “皇上,這件事情,與我們無關,是他指使我們做的!”說罷,手指指向被刀刃架著脖子的莫風。
  “小人愿意將功贖罪,將一切都和盤托出!”清明面目扭曲,他不想死,那就只有犧牲莫風一人了,反正都要死,那還不如,讓他死得有價值一些。
  “哦?”秦淵明倒是來興趣。他繞有興趣的瞥了眼莫風,一揚手,架在莫風脖頸處的刀刃撤去。
  下一刻便被人按壓著跪在地上。
  秦淵明斜斜的靠在寢宮之中的軟榻上,淡漠的看著三人。
  “說來聽聽?”
  “他是前朝余孽莫風,此次就是他威脅我等前來刺殺皇上造反!”清明說著,看都不敢去看莫風一眼。
  “清明你……”
  莫風怒目看向清明,他沒想到清明會說出這番話來,的確,他的確是前朝太子,此次來的目的,是為殺了秦淵明報仇雪恨,可清明卻并不是他威脅而來的啊。
  卻不知,在說出這句話的一瞬,斜靠在軟榻之上秦淵明忽的坐直了身子,起身抬手將遮在莫風臉上黑色布巾扯下。
  在看到他容貌一瞬,秦淵明眼眸有暗流涌動,旋即如同瘋了一般掐著他脖子重重按倒在龍案上,一雙冰冷的眼眸看向跪在下方的清明。
  “將此人斬立決?!?br/>  “不!皇上饒命啊,皇上饒命?。?!”清明掙扎著,被拖了出去,隨后便是一聲慘叫。
  接下來便發生了開頭的那一幕。
  “放開我!”他可是個男人,卻被秦淵明用這樣屈辱的姿勢禁錮住,真當他是豆腐捏的?
  莫風眼里閃過一絲狠毒,旋即抬腿膝蓋朝秦淵明褲襠狠狠踢去。
  “呃……”秦淵明顯然沒想到莫風會來此陰招,抓住莫風的手松開滿頭大汗的退后一步。一手捂著褲襠,一手扶著桌面,抬眸卻對上莫風譏諷的笑容。
  “狗皇帝,受死吧!”莫風見得手了,拾起龍案上個匕首朝秦淵明胸口刺去。
  可就在此時,莫風只覺后頸一疼,下一刻陷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
第2章 秦淵明你快將手松開!
  “小明子,你過來!”
  一個約莫十來歲的俊美少年捧著一堆玩具小跑著走了過去,。
  “太子,您有什么吩咐?!鄙倌隄M頭是汗,臉上還被歪歪扭扭的畫了一只大烏龜,樣子很是滑稽。
  身著華麗錦袍的粉嫩的孩童兩手叉腰命令道:“跪下給本太子當馬騎?!?br/>  “可,先生說男兒膝下有黃金……”少年垂著頭,眼里滿是掙扎。
  “你要是不聽話,我就去告訴父皇!”孩童一絲商量的余地都未給少年。
  少年緊緊咬著唇,不甘的匍匐在地上。孩童一臉欣喜的跨上了少年的背,也不知從哪里弄來一條馬鞭,對著少年的屁股便是一頓猛抽。
  “駕,小明子馬兒駕……”
  “住手??!”空曠的寢宮中明黃的龍榻上,秦淵明猛的坐直了身子,額前滿是汗珠,抬手扶著額頭,秦淵明大口大口的喘著氣。
  “時隔多年,沒想到還能在遇到你?!边@話似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。
  “莫風,當年所受的侮辱,朕會一點一點的還回來的!”
  ……
  翌日清晨,鳥兒嘰嘰喳喳的叫著,陽光透過窗戶縫隙照射在床榻上,莫風睫毛微顫,蹙眉睜開雙眸,入眼的是白色的紗幔,動動身子,卻發現此刻他被五花大綁的困著。
  “嘶?!辈鳖i后傳來一陣刺痛,莫風這才想起昨日發生事情。
  莫風年僅十七歲是前朝僅剩下的一位皇子,秦淵明暴政,朝堂諸多不滿,有不少臣子便開始打著推翻秦淵明的算盤。
  于是,便盯上了他這個前朝太子,莫風從一開始就知道,他們只是在利用自己,可他何嘗不是在利用他們。
  可現在,他敗了,敗在了自己最為信任的人手中。
  “老滑頭,我若是出去了,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!”莫風用力掙扎著,仔細回想起來,他從一開始便被人當槍給使了,說什么一切都替你安排好了,只需要動手殺人便好,放特么的屁!
  怕是狗皇帝早就知道他們要來,提早便已埋伏好了,只等著他們上鉤。
  現在清明死了,老牛生死未卜,自己又被綁了,怕是那些人早就將自己視為棄子了。
  莫風緊緊蹙著眉頭,思索著要如何才從這里逃出去,他可不想就這樣死了,他還等著留著這條命,親手殺了秦淵明,為父皇母后報仇呢。
  挪動著身子從床上滾下,撞倒一旁的花瓶,莫風拾起地上花瓶碎片,將捆綁在手腕之上的繩索割開。
  “呵呵,想抓我,哪里那么容易?!蹦L喃喃著,將身上的繩索解開,附耳在門口聽了聽,見外面并無動靜,這才小心的將門打開。
  “秦淵明!”莫風一個踉蹌,一開門便對上那張他最不想看到的臉,該死的,早不來晚不來,偏偏等他將繩索解開,準備逃走的時候,被他抓了個正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