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夫郎靠種田養傻夫 番外完結[古代架空]——BY:與星眠

咸魚暗衛掉馬后[古代架空] :2022-08-27完結7899 35429沈今風穿成書里的同名炮灰,因為遭到大太監妒忌,被送進皇宮的影司當暗衛,從此過上每天 ...
  小夫郎靠種田養傻夫
  作者:與星眠
  文案
  盛渝穿成一本種田文里的炮灰受,作天作地的萬人嫌。
  把小秀才夫君摔成傻子,把小姑子給人做妾,把婆母氣得死不瞑目,最后的下場就是被千刀萬剮。
  為了不被千刀萬剮,盛渝決定好好做人,不作妖。抱著男主大大的大腿,享受美好生活。
  刷好感第一步,先開個小賣部,帶著沈家發家致富,讓男主大大成為大腿!。
  村里人都是勢利眼,得知一個夫郎要開店,都笑掉大牙了。
  盛渝毫不在乎,在古代經營小賣部,賣方便面,賣快樂肥宅水,賣炸雞,把小兜兜賺得盆滿缽滿,在村里買田買地修房子。
  給小傻子買新衣服,給婆婆買金鐲子,給小姑子買漂亮頭花。
  讓村里人都羨慕,這……哪里是娶了個夫郎,這不是娶了個財神爺??!
  盛渝每天努力 ,刷好感,給系統當牛做馬,把小賣部開到京都腳下。
  靠著精明能干(臭不要臉),盛渝不僅成了皇商,還成功的拿下京都的權貴們。
  排隊買螺螄粉的普通老人是——有潔癖的尚書大人
  喜歡囤干脆面平凡老太太是——牙口不好的太后娘娘
  草莓味的棒棒糖一直放在——清冷的丞相包里
  盛渝:我也不想掙錢啊,可是他們非要給,那我也沒辦法。
  -
  小劇場——
  小時候為了自家小夫君不被欺負,用棒棒糖賄賂其他小朋友
  小朋友拿著棒棒糖,瑟瑟發抖,感情你家小傻子揍人的時候你沒看見。
  長大了盛渝覺得自家夫君木訥,不會說話,給同僚送火鍋底料。
  同僚無語死了,你家夫君,把敵國使臣氣吐血的事,您不知道??!這還叫不會說話。不過火鍋底料是真的香。
  沈子疏笑吟吟的送盛渝離開后,把火鍋底料一一收回,皮笑肉不笑道:“想吃?自己排隊買去!”
  排雷:作者文筆有限 小學生文筆?。?!
  內容標簽: 布衣生活 穿越時空 種田文 古代幻想
  搜索關鍵字:主角:盛渝沈子疏 ┃ 配角:玉溪沈輕幕 ┃ 其它:
  一句話簡介:我靠小賣部征服全世界
  立意:種田科舉興家


第1章 穿書
  盛渝不安的動了動,感覺有什么在他的脖子上動,盛渝不耐的翻了個身。
  脖子上的力道更大了,盛渝緩緩的睜開眼睛,然后一下子就清醒了。
  面前是一個穿著書生袍的小孩,小孩的雙手還掐著他的脖子。
  對面的小孩也被嚇到了,目光呆滯然后嘿嘿一笑:“媳婦,你醒啦!”
  盛渝兩眼一閉,又躺倒在床上,昨天看了一本小說,今天就做了一個這樣的夢,真是神奇。
  然后他就被疼醒了,他翻起來轉頭一看。
  一個破破爛爛的被子,有一個硬邦邦的枕頭,盛渝不敢相信,輕輕戳了一下,是真的!
  盛渝又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,墻壁是泥土做的,還有一個小小的窗戶,窗戶紙還破了,地上也沒有干凈的瓷磚,而是凹凸不平的泥巴。
  盛渝驚呆了,他那么大,那么軟的床呢,他的大房子呢,這里是哪里!
  盛渝絕望了,他好像沒有做夢,旁邊的小書生看盛渝的動作,早就躲到角落里了。
  盛渝注意到他,他現在要搞清楚自己在哪里。
  小書生躲在墻角,緊緊的扒著唯一的桌子,桌子還缺了一只腿。
  盛渝過去的時候,小書生全身發抖,眼淚不要錢的往外流,白皙的小臉可憐極了。
  盛渝抬手想幫他擦擦,小書生抖得不行,聲音啞啞的,哭喊這說:“媳婦,不要打我,不要打我?!?br/>  盛渝驚呆了,他什么都沒干啊,但是小書生哭得停不下來,盛渝只能雙手背在背后,輕輕哄著小書生。
  好不容易小書生不哭了,盛渝要emo了,他剛才問了小書生的名字,沈子疏,又不死心問了自己的名字,還是叫盛渝。
  原因無他,他昨天熬夜看了一本小說,主角就叫沈子疏,而引起他注意的就是,男主的炮灰前妻和他一個名字。
  這炮灰是男主的童養媳,男主家對他很好,但是炮灰狼心狗肺,把男主推下山崖,變成傻子,然后一不做,二不休,把小姑子賣了,把婆母活活氣死。
  然后,帶著錢和情夫私奔了,當然炮灰的下場也十分凄慘,被千刀萬剮折磨死了。
  盛渝不死心的看了抽抽搭搭的小書生,“三加二減五等于幾?”
  小書生眼淚迷茫,眼里帶著淚花,不明所以的望著盛渝。
  盛渝一拍腦袋,這是古代人啊,他那里知道什么數學題,于是他換了個問題,“四書五經是那些?”
  小書生呆滯了一秒,又看著盛渝兇巴巴的樣子,忍住了哭聲,低聲回答:“大學,中庸,論語,孟子?!?br/>  盛渝又問道:“那你多大?”
  “十歲!”
  小書生低著頭,頭發又一點翹翹的,看起來乖得不行。
  盛渝放心了,邏輯清晰,說話清楚,穩了!看來男主還沒傻,所以他也沒有千刀萬剮大禮包。小書生看媳婦突然笑了,又害怕了,媳婦老是打他,開心也打,不開心也打。
  盛渝抬手,小書生準備好挨打了,可是盛渝把他拉了起來抱了一下,感慨道:“男主大大,你還沒有傻,真是太好了,大腿讓我抱抱??!我以后一定為你,鞍前馬后,當牛做馬!”
  小書生嘴巴成o型,這是怎么了,媳婦今天不打他還抱他,然后小書生拔腿就跑了。
  劉蘭芳在房里躺著,沈父的葬禮結束他就病倒了,沈二丫捧著小碗勸母親喝,劉蘭芳心里欣慰,但是卻沒有力氣。
  沈父走了以后,家里為了給沈父治病,欠了不少錢。
  本來她娘家又窮,沒有收多少禮錢,辦酒席的錢都沒賺回來,加上沈子疏還要吃藥,這家里實在是窮得揭不開鍋了。
  屋子里空蕩蕩的,灶房也就剩一個鍋了,其他碗筷也被他二叔拿走了。
  劉蘭芳本來就是一個婦人,丈夫死了,他的天都塌了,加上沈子疏也沒有了指望。她也覺得人生無望了。
  院子里傳來吵鬧聲,然后就聽到沈二丫和沈子疏在嚎哭。
  盛渝硬著頭皮去看,他現在是個冒牌貨,實在是不想和人接觸。但是外面的吵鬧聲太大了。
  沈二丫緊緊抱著一口鍋,沒錯就是一口鍋,外面的鍋灰都抹臉上來,沈子疏坐在地上哭,還不停的說聽不懂的話。
  還有兩人盛渝不認識,一個年輕的男子和一個老頭,盛渝冷冷看了一眼,問沈子疏:“怎么回事?”
  沈子疏哼哼唧唧就知道哭,也沒有說出個所以然,還有那個小女孩一臉倔強,還一邊瞪著自己。
  那個年輕男子一看到盛渝就開懷大笑,他本來還覺得這兩兄妹一點麻煩的,現在盛渝出來了,他會解決好一切的。
  沈二叔眉頭一皺,又想到要拿東西,瞬間變臉,“侄媳婦,我們家鍋壞了,來你家借鍋?!?br/>  盛渝瞬間知道是什么關系了,笑瞇瞇的看著文里倆炮灰,然后答道:“不行?!?br/>  他現在可是要抱住男主大大的大腿,這些炮灰可別來扒拉他。
  沈二叔父子準備拿著東西回家,盛二丫也搶不過兩個大人,兇巴巴的看向盛渝。
  盛渝扶額:“你們耳朵瞎了嗎?我說不行?!?br/>  要知道他們家可就剩這一口鍋了,連煎藥的藥罐都沒了。
  在原文中就是這口鍋沒了,造成了強烈的姑嫂矛盾,也就是原身把小姑子賣了的導火索。
  他現在可不能這么做,他才不要千刀萬剮,他要好好活著。
  沈二丫抬頭,都忘記哭了,露出不敢相信的樣子。
  “二丫,把鍋抱回去,咱家的東西,可不能便宜了外人?!?br/>  沈二丫還一臉呆滯,倒是沈子疏聽懂了,咚咚咚的跳著去拿鍋了,他可認識鍋,是可以煮糊糊的,鍋沒了他可不就沒有糊糊吃了。
  沈二叔當即就是一吼,“你個傻子,是想挨打嗎?”
  說著也沒有征求盛渝的意見,準備直接拿著跑,沈子疏一下摔了個屁股墩,一下子趴在沈二叔腳邊。
  沈二叔嫌惡的看了一眼,準備一腳把沈子疏踹開。
  沈子疏也不是泥人,直接一口咬下去,把沈二叔疼得齜牙咧嘴,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,沈子疏抱著鍋跑到盛渝身后。
  沈二叔當時就要沖過來打人,盛渝一個側身讓沈二叔摔了個狗吃屎,沈子疏還趁機踢了一腳。
  沈家這一鬧,門口有不少人圍觀,議論紛紛,有的說沈二叔不要臉,有點說沈子疏不敬長輩。
  對面何大嬸是個熱心腸,冷笑懟人,“也不知道算什么長輩,哥哥尸骨未寒就來打秋風?!彼查g沒人說話了。
  盛渝看人多了起來,當時就撲到地上,聲音大了起來,哭自己命苦“也不知道是什么規矩,公爹才走叔叔就來拿東西?!?br/>  院子里的人除了沈子疏,都張大嘴巴看著盛渝,盛渝越哭越大聲,還把事情交代清楚了。
  很快就迎來一大批人,村子里的八卦傳得最快,不到一會兒,大家都知道沈二叔欺負寡嫂傻侄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