咸魚暗衛掉馬后[古代架空]——BY:我選擇貓車

亡國后我被敵國王爺帶走了 :書耽VIP2022-05-11完結收藏:6595推薦:2273“我就喜歡你這種恨透我又殺不掉我的眼神,真想好好的寵愛你一番 ...
  咸魚暗衛掉馬后
  作者:我選擇貓車
  文案:
  沈今風穿成書里的同名炮灰,因為遭到大太監妒忌,被送進皇宮的影司當暗衛,從此過上每天戴著面具,不見天日的生活。
  他不太喜歡這份工作,遂渾水摸魚日日擺爛。
  別的暗衛爭著立功表現捉刺客,他在宮里撩貓逗狗玩蛐蛐兒。
  終于有一天熙元帝忍無可忍,把他叫到了面前:“面具摘了,朕有話問你?!?br/>  沈今風高高興興把面具一摘,心想:圣上終于要把他開除了。
  熙元帝看他半晌,悄悄地紅了臉:“你今后便不必在西廠當差了?!?br/>  沈今風:好耶!
  “今晚來我寢宮報到?!?br/> ?????
  *
  熙元帝蕭望舒登基時尚未婚配,宮中舉辦大選,選上來的秀女畫像中不知怎么混進了一張男像,還生得驚為天人。
  小皇帝自此再欣賞不了別的佳人,心心念念要找到那畫中的男子,可惜把皇宮、皇城翻了個底朝天,舉國懸賞都沒能找到。
  蕭望舒就這樣單身到了十九歲,直到他發現那畫中人,是自己的暗衛。
  *身穿,身體是小沈自己的
  外冷內純少年明君X扮豬吃虎漂亮暗衛
  1V1,HE
  【高亮】建議不帶腦子食用的沙雕文,朝代背景全部架空,私設極多,請勿考究非常感謝
  特別鳴謝@柒曲 老婆送的漂亮封面~  
  內容標簽: 宮廷侯爵 情有獨鐘 甜文 穿書
  搜索關鍵字:主角:沈今風 ┃ 配角:蕭望舒 ┃ 其它:
  一句話簡介:被皇帝娶回家了:)
  立意:堅守自己的信仰,一定能尋到迷途中的那一束光
  VIP作品簡評
  沈今風穿成了一本書里的同名炮灰,因遭大太監陷害被送進皇宮的影司當暗衛,自此過上不見天日的生活。后來一次機緣巧合,熙元帝蕭望舒看見了他面具下的真容,并且認出他就是自己尋覓多年的心上人,兩人就此開啟了一段宮廷中的羅曼史。
  故事基調輕松詼諧,甜蜜溫馨,一個是漂亮明媚的暗衛,一個是溫柔純情的明君,兩個主人公在時間的輪回中相遇相知,彼此治愈,攜手成長,成為名動天下的一代君后。即使身處黑暗,依然心向光明,小月亮最終等來了他的春天。


第1章
  他逃,他追,他們都插翅難飛。
  熙元三年春,皇宮。
  “你聽說了嗎?今年的選秀結果出來了,和前兩年一樣,又是無一人入選?!?br/>  “不會吧,前兩年圣上初登大寶日理萬機,暫時后宮空置也在情理之中,可如今大熙一片繁榮昌盛,這都第三年了,也該是時候考慮立后之事了……”
  “可不是嗎,聽說昨日朝上大將軍就上書勸諫圣上廣納后宮,國不可一日無后啊?!?br/>  沈今風聽到這里,抬手一推臉上的書,漫不經心道:“姐姐們,圣上一會就過來習武場,當心禍從口出哦?!?br/>  他的聲音是從天上飄下來的,宮女們嚇了一跳,四下張望了一大圈,最后在房頂發現一個少年枕著琉璃瓦,臉上蓋了一本書。書此時推開了一些,露出下方黑色銀紋的面具。
  在皇宮大內,只有影司的暗衛會戴這種面具,也只有他們像這樣神出鬼沒。
  宮女們頓時面面相覷。誰都知道整個皇宮除了御前侍衛最了解圣上行蹤的就是暗衛,他說圣上一會要來,那消息應當不會有誤。
  一時間習武場內外的所有人,包括在旁灑掃的幾個太監無不慌張地整理儀容,準備好恭迎圣駕。
  四周安靜下來,只有宮殿檐角懸掛的銅鈴在風中蕩出清響。
  沈今風把書蓋回眼皮上,終于可以清凈一會了。而他蓋在臉上的書,正是他所在的這個世界。
  原書名叫《嘗膽》,書中的故事發生在大熙王朝,主角是敵國一個不受寵的皇子,名叫阿勒耶。
  阿勒耶十四歲就被作為質子送到熙朝的王都上京,作為一個拿了廢柴逆襲復仇劇本的龍傲天,他在上京隱忍蟄伏籌謀多年,最終聯合故國勢力一舉推翻了大熙王朝的統治,逆風翻盤成為草原上的千古一帝。
  沈今風是在兩年前穿進這本書里的,穿越前正在研究所做新型武器的開發實驗,因為連續加班加點了十個鐘,眼睛一閉,就猝死穿進了書里,睜開眼人就站在上京的皇宮門口,穿了一身古裝,兜里還有一本書。
  關于這本書的內容,他也是后來抽空看完全本才了解清楚。
  但有一點奇怪的是,書中熙朝先帝的子嗣之中,繼承大統的并非是當今這位圣上——熙元帝蕭望舒。
  相反書中的蕭望舒還未成年就已病逝,繼承皇位的是另外一位昏庸無能的皇子,也正是因為皇帝不作為,才讓在上京臥薪嘗膽的主角阿勒耶鉆了空子。
  而現在這位熙元帝卻是一位出了名的明君,十七歲少年登基,短短兩年的時間就肅清了先帝時期動蕩的朝局,將國家治理得井井有條,因此深受百姓愛戴。
  這個發展已經脫離了原書的劇情,除了偶爾聽見一兩個書中的人名,沈今風基本感覺不到自己是在這本書里。
  他懷疑自己可能穿的是盜版小說。
  不過是什么都無所謂了,左右在原書里與他同名同姓的角色只是一個炮灰,甚至因為該炮灰不配擁有外貌描寫,他連穿過來的身體都是自帶的。
  過去作為研究所最年輕的專家,沈今風天天泡在實驗室里996,后來一朝猝死,原本的努力全成了竹籃打水一場空。
  命運無常,如今重新活過,他只想當一條隨心所欲的咸魚。
  “圣上駕到——”
  聽見伴駕太監開路的聲音,沈今風懶洋洋地把書摘下,掀了掀眼皮從房頂坐起。
  他呆的地方高視野也好,遙遙一瞥,就見從宣政殿的方向往習武場涌來了烏泱泱的一片人,身穿各色官服,其中以武將居多。
  想來是剛剛下了早朝,得知圣上擺駕習武場,這便爭先恐后地當陪練來了。
  雖然熙元帝的劍術獨步天下,當他的陪練基本是在找虐,但如此難得的討圣上歡心的機會,任何一個官員都不會輕易放過。
  人群前方步履從容,被百官眾星捧月的那一位便是當今圣上,熙元帝蕭望舒。
  春寒料峭,蕭望舒穿了一襲月白繡金的錦袍,外添一件雪披,長發上半用玉冠束起,下半整潔地披落在背后,雖無龍袍加身,氣度仍是一派雍華,矜貴無雙。
  在習武場里外當差的眾人剛剛整理過一遍儀容,這一聽見圣上駕到,忙不迭地迎出去恭敬垂首伏跪,高呼恭迎圣上,萬歲萬歲萬萬歲。
  沈今風翻下房檐,與一路跟隨圣上過來的另一位暗衛四目相接,彼此點了點頭,便算是交班完畢。
  按照影司的規矩,皇帝身邊常駐四個暗衛,分屬東西南北,由兩批人晝夜輪崗。
  沈今風今天輪的是白班。
  得知圣上要來習武場,他早早就在這里等候,此時接過班干脆利落地從后邊翻窗進去。角落里有一座花盆,他安靜地在花盆邊蹲好,假裝自己是一棵沒有感情的小樹。
  不遠處打靶的場地內,蕭望舒褪下雪披,隨侍的太監接過恭敬地候在一旁。很快有宮女垂首端來銅盆熱水和雪白的巾帕,另有太監用托盤呈上來一副銀紋指套。
  因為無聊,沈今風仔細端詳了一番。圣上的手很好看,潔白修長,骨節分明,因為皮膚很薄,隱隱能看見下方血管的淡青色。
  凈過手,蕭望舒拿起了一張金色的長弓。
  他神情疏冷,戴著銀紋指套的手指將黑發別到耳后,露出側臉英挺的鼻梁,長而微垂的睫毛,以及眼中平靜淡漠的神色。
  熙元帝十七歲登基,迄今不過十九,正是少年意氣風發的年紀。年輕的面龐被沉穩氣度所懾,周身清冷出塵的氣場有如神祇,說一句天人之姿也不為過。
  沈今風忽然就想起宮女們的議論,其實他也不明白,這樣一位集相貌、武力與才能于一身的皇帝,卻守單身如玉,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。
  難道是因為他覺得朕很高貴,沒有人可以般配?
  沈今風被自己的假想笑到,再看圣上就覺得他好像一株遺世獨立的水仙,佇立在湖邊孤芳自賞。
  那邊,蕭望舒修長的手指搭上了弓弦,張弓,搭箭——
  伴隨箭矢破空之聲,室內燈影猛地一曳。
  只是剎那間,又恢復成原狀。
  見到箭矢正中靶心,座下百官無不起立鼓掌喝彩,比自己射中了箭還要歡欣雀躍。唯獨圣上本人眼中靜瀾無波,好像覺得這只是個基本操作,沒有什么值得激動。
  皇帝開了個好頭,接下來武官們上場各顯神通,雖不是個個都能正中靶心,但也算表現不錯。幾輪比試下來,蕭望舒未逢敵手,似是有些倦了。隨侍的太監們遞上早已準備好的巾帕和熱茶,他擦拭過雙手和細汗,便落座觀戰席。
  當然因為圣上沒坐,視野最好,最中心的位置一直是空置預留的,旁人都不敢坐。
  沈今風有點犯困,無聊地四下張望中,在另一個花盆邊看到了齊寒。齊寒也是影司的暗衛,今天一樣也是白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