亡國后我被敵國王爺帶走了[古代架空]——BY:風蕪

重生后天天都在虐渣男[古 :書耽VIP2022-08-19完結秦陌鈺,將軍府庶子,本是文武雙全的少年英雄,在一次隨父作戰中被敵方所擄,從此人生烏云密 ...
  亡國后我被敵國王爺帶走了
  作者:風蕪
  “我就喜歡你這種恨透我又殺不掉我的眼神,真想好好的寵愛你一番?!?br/>  腹黑王爺掐著他精致的下巴輕蔑道。
  「占有控制欲雙強重欲腹黑王爺攻x忍辱負重有情有義美人將軍受」
  黎國覆滅,寧海棠身為黎國少將軍,被滅國仇人段熠微俘虜了。
  段熠微是云國七王爺,也是大云的護國公,更是結束了戰亂帶領百姓走向和平的英雄。
  世人皆愛慕他,唯獨寧海棠恨他恨的發瘋。
  寧海棠想逃跑,失敗后被段熠微逼迫下跪求饒。
  寧海棠想殺了段熠微,失敗后被段熠微反殺了珍視之人。
  后來他學乖了聽話了,要跟段熠微好好相處,靜待時機。
  只是沒想到,等著等著,一顆想要復仇的心,最后還是融化在了段熠微虛假的溫柔里。
  他不僅對段熠微動了心,還被段熠微騙得團團轉。
  最終,他被段熠微玩膩后,隨便的送了人。
  一顆本就破碎的心,徹底死了。
  *
  段熠微以為他這輩子不會愛上任何人。
  對于他看上的玩物,他都只有三天的新鮮度,玩膩了就隨手拋棄。
  可對于寧海棠,他一而再再而三亂了方寸后,終于領悟。
  原來……
  他早就愛上了。
  攻語錄
  “北黎陌上人如玉,銀月公子世無雙?!?br/>  *
  “他是我這世間獨一無二的珍寶,也是天神下凡?!?br/>  “他穿白衣,就仿佛這世上下了場大雪。他夜色下佇立,就仿佛月光在他身上渡了層皎潔。他有著男人的英氣和霸道,也有著女人的陰柔和傾城,他太特別了,特別到讓人看一眼,就再也無法忘卻?!?br/>  *
  “歷朝歷代的權利都是建立在鮮血之上,我不過是其中一把最鋒利的刀刃罷了?!?br/>  *
  “我曾經衡量過你和天下在我心里的位置,忽然發現對我而言,失去天下無非是空了夙愿,而失去你才是空了心?!?br/>  *
  “也許以前我騙過你傷過你也讓你恨到骨子里,但有件事我想告訴你,我只有你了?!?br/>  “所以,拿什么我都不會去換你,哪怕是我渴望了二十年的東西?!?br/>  *
  “在這世上,所謂的圓滿,并不是事事都有所得,總會有那么一個人,會讓你愿意為他放棄萬千繁華,只為保他一人平安?!?br/>  *
  “得不到心,也想共枕眠?!?br/>  *
  “倘若這次能活著出去,生生世世,我都不會再放開你的手?!?br/>  *
  “小貓兒,看著我,往后余生,我都要你永遠記得我?!?br/>  “記得我在黎陽城為你種下的十里銀月海棠,記得我在西凌關陪你走過的六千里漫天飛雪,記得萬籟長街,記得耳畔風月,記得我抵在你那里的所有春夜,記得,我心悅于君?!??


第01章 我早就看中了他,訓一訓也是個好苗子
  叮叮當當,鎖鏈響了好久。
  寧海棠被冰冷的鎖鏈纏繞著,雙臂展開吊起,衣不蔽體。
  那些裸露出來的白皙皮膚上,全是長短不一的傷痕。
  有新傷也有舊疤,密密麻麻,遍布全身。
  因為他是亡國之將,是黎國的少將軍。
  黎國覆滅后,他便被滅了他大黎的云國七王爺段熠微給俘虜了。
  而后他就被段熠微帶回了云國,關在這地牢里,挨了三天三夜的拷打。
  “王爺,已經三天了,我這什么招兒都在他身上用過了,可都沒用啊,他就是不說!”
  對他動刑的獄卒,在跟身旁剛來的墨衣男子說話。
  寧海棠聽到有人來,艱難抬起頭來,模糊的視線里,是一張溫潤如玉的臉。
  還帶著笑。
  此人正是段熠微。
  他銀冠高束,手持一把琉璃扇,似文弱書生一般,卻是云國統領三軍的護國公。
  段熠微走到寧海棠面前,扇柄朝上輕輕挑起了他的下巴:“想不到寧將軍如此忠誠,都這樣了,還不愿說出黎帝的下落?!?br/>  “呸!”寧海棠咬著牙朝他吐了口血:“你殺了我吧!”
  “殺了你多可惜?!倍戊谖⑹种篙p輕撫摸他的側臉,鬼魅的笑起來:“這么好看的臉,留著當我的侍卿也不錯?!?br/>  侍卿?
  寧海棠對這個詞并不陌生,無非是養在家里的妓女罷了。
  但自己是個男人,難不成他段熠微……
  還沒來得及問,手腕上的鎖鏈竟然被打開了。
  在失去鎖鏈束縛的瞬間,他整個身體都在往下墜落,然后,被一個堅硬的懷抱穩穩接住了。
  段熠微摟著他的后背,在他耳邊輕喃:“寧將軍,所謂識時務者為俊杰。大黎已亡,黎帝也跑了,你不如投效于我如何?”
  寧海棠伏在他懷里,雖然很想掙扎著推開他,卻沒有半分力氣。
  他在這地牢里挨了三天三夜的打,身上的血早就流干流盡了。
  只好咬著牙,奮力罵道:“你做夢!段熠微!你滅我黎國,你不得好死!”
  段熠微卻“哈哈”笑了兩聲,在寧海棠的咒罵聲中,竟把他攬在懷中,橫抱了起來。
  周圍的獄卒都驚呆了!
  連寧海棠都不知所措起來,他羞憤的用盡最后一份力氣捶打在段熠微身上:“段熠微!我殺了你,無恥老賊!”
  段熠微卻不理他,抱著他跟身邊獄卒吩咐:“隨便找個死囚交差,說黎國少將軍寧海棠已經被我段熠微打死在了牢里?!?br/>  獄卒似乎有些為難:“這……若是讓司寇大人知道……”
  “你怕他不怕我?”
  一句話,把獄卒嚇的連忙跪倒在地:“您是云國的護國公七王爺,小的當然怕您,小的知道了??!”
  吩咐完,段熠微便抱著渾身是傷的寧海棠,一步步走上地牢的階梯,把他抱了出去。
  外面,是一片血紅的殘陽,極其刺眼。
  寧海棠以為再也見不到這溫暖的光,卻沒想會被滅國仇人抱著出了地牢。
  他很累,累到整個世界都在天旋地轉,耳邊卻傳來段熠微呵氣如蘭的聲音:“我的小白貓,以后你就是我的了?!?br/>  寧海棠聽不大清他說了什么。
  在模糊的意識里,他被段熠微抱到了一張柔軟的床上。
  因為身上太痛了,痛的他根本無力反抗,也坐不起身。
  段熠微的身體壓上來。
  那一瞬,寧海棠終于明白了自己的處境。
  早有傳言,段熠微風流成性,連打仗都要帶著侍卿,只不過這是敵國的小道消息,他就沒怎么在意。
  今日卻沒成想,自己竟成了他的床上的玩物。
  恥辱和羞憤一股腦涌出來,寧海棠正欲咬舌自盡,卻聽段熠微壓著聲音說:“你若自裁,我便殺了你弟弟?!?br/>  “飛廉……?”寧海棠啞著聲音:“你抓了他?”
  “對,寧飛廉也在我手里,你最好替他想想?!?br/>  寧海棠擰眉,他討厭被人威脅,可是胸口的悶氣無處可發,也只能硬忍下這份屈辱。
  亡國的憤怒,被俘的痛苦,還有此刻……卻不能反抗的屈辱……把他折磨的痛不欲生。
  不知過了多久,段熠微終于停了。
  而床上的寧海棠,早已昏死過去。
  他身下的白色床單,被鮮血染成了一片赤紅。
  段熠微心滿意足的起身,把身上凌亂的衣服整理好。
  他又叫了隨從聽樓進來,清理屋里的血跡和那些痕跡。
  聽樓邊清理邊問:“王爺,您不會要把這寧海棠藏在府里吧?他可是敵國少將軍?!?br/>  “是有這想法?!倍戊谖⑻谷淮?,然后看了一眼床上昏死過去的寧海棠:“我早就看中了他,就是性子烈了些。不過無所謂,訓一訓也是個好苗子?!?br/>  聽樓聽罷,也明白主子的心意:“那就留下。大不了您玩幾天膩了,再殺了也不遲。反正當今圣上都不敢動您,他們這些督察司寇更拿您沒辦法?!?br/>  段熠微只是安靜笑笑,不再言語。
  停了片刻,他看聽樓收拾的差不多了,便又道:“把他帶去洗干凈,換身干凈的衣服?!?br/>  “是?!甭牁穷I命,便弓著身子退下了。


第02章 北黎陌上人如玉,銀月公子世無雙
  身體還是很痛。
  寧海棠睜不開眼,卻能感受到,自己好像是泡在一片溫水之中。
  還挺舒服的。
  迷迷糊糊中聽到了開門聲,好像有人進來了,又感覺有水聲在自己周圍響起,身體在被人擺弄著。
  “段熠微……”
  他終于睜開了雙眼,看到是這個人在擺弄自己的身體之后,立刻清醒了許多。
  身體里的力氣已經恢復了大半,他猛地站起身來正打算掐住段熠微的喉嚨,卻忽然意識到,自己竟然是站在浴桶里,還是果的!
  他又連忙坐回了水里,惡狠狠的瞪著段熠微,那眼神能殺人。
  段熠微瞧他這渾身濕淋淋又炸了毛的樣子,活像只受了驚的貓咪,忍不住調侃道:“我都看過了,你忘了之前在床上,我對你做了什么嗎?”
  寧海棠當然記得,他被這無恥之徒侵犯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