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綜漫]我在橫濱寫狗血同人茍命 強推完結+番外[青春同人]——BY:一支小竹子

[綜漫]游戲NPC在柯學世界 :2022.8.20完結1632 11786小倉加奈作為游戲的咸魚NPC,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各個虛擬小世界中扮演不同角色嚇人,收集 ...
  《我在橫濱寫狗血同人茍命》作者:一支小竹子
  文案:
  作為一個特別愛寫古早狗言小說的資深作者,我曾經背負了許多罵名。
  不過沒關系,我就是想看他們罵我又沒轍的樣子,嘻嘻。
  如此惡劣想著的我,
  在寫完我的最新小說《【綜漫】冰蝶公主之血殤與淚之別》最后一章完結章的時候
  ——穿了。
  不僅如此,我還發現自己有了個異能力,名字叫作“綜漫冰蝶公主之血殤與淚之別”。
  對不起,我為自己懺悔。
  PS:后來日子實在是過不下去了,我撿起了自己的老本行,開始以上輩子的二次元男神為原型偷偷寫古早虐文賺錢。
  直到……
  被我安排得明明白白的“男一”“男二”連帶著“男三”本人都發現了這件事。
  但這個時候,懺悔已經來不及了。
  食用指南:
 ?、購牧骼藵h開始往上爬,有事業線
 ?、陔p黑修羅場
 ?、壑鹘鞘莻€內心戲很足的三無面癱妹
 ?、芮?0章是幾年前的存稿,文筆欠佳,不喜勿入
  內容標簽: 綜漫 少年漫 文野 柯南
  搜索關鍵字:主角:八尋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  一句話簡介:寫ooc同人小說被本人發現了
  立意:在艱辛的環境下頑強拼搏。
  作品簡評:
  趙嬌嬌因為寫瑪麗蘇小說意外來到橫濱,開局即是地獄難度,生活苦得像個流浪漢,在語言不通、充滿艱辛的環境下,她沒有放棄希望,在組織里掙扎著向上攀登的同時,決定撿回老本行寫個ooc小說賺賺錢……不曾想,小說的原型們一個個找上了門。本文通過輕松爆笑的語言文字敘述積極向上的故事,女主角樂觀開朗、自強不息,無論在怎樣艱難的生存環境下都沒有說不,一步步向前成長,最終所愿皆所得。


第1章
 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,因為我連載中的小說終于完結了。
  動作熟練地打開word,我審視了一遍還未發布的最后一章,心情不錯地滾動鼠標,從頭到尾,把文檔拉到最底端——
  是夜,在這最后的冰雪之夜,冰海蝶兒虛弱地被芥川龍之介抱在懷里。
  攥緊被淚水打濕的袖子,心痛萬分的芥川對著她聲淚俱下,難過的眼淚啪嗒啪嗒掉在她美麗無比的臉上:“我的蝶兒,你怎么會變成這樣呢?”
  “不,芥哥哥,不要難過?!北5麅禾鹗州p輕抹去他燙人的眼淚,同樣傷心得掉下淚來,“作為您的下屬,我永遠與你同在?!?br/>  這一刻,她的淚水順著臉頰流向地面,最終化為七彩寶石掉落在地上!
  空氣似乎因為她的哭泣而難過,仿佛整個世界都喪失了光彩。
  “寶寶!”芥川龍之介面露驚慌,他眼圈一紅,悲痛欲絕地握緊她的手,冰海蝶兒卻懇求著看向他,盈盈淚水在妖冶的眼眶里打轉:“芥哥哥,在最后我想求你一件事情?!?br/>  芥川捂耳朵搖頭:“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?!?br/>  “芥哥哥,求你不要為了我再去囚禁別人了!我還想再見到太宰先生,中也先生,森鷗外先生……甚至是在其他地區和我們合作的綱吉哥哥,求你……”
  聽到她杠鈴般清脆好聽的請求,芥川龍之介勃然大怒,無法忍受地捂住她果凍般的櫻桃小嘴,臉上露出三分涼薄七分冷笑,以及那四分漫不經心,他邪魅地笑著:“不,蝶兒,你只能聽我的?!?br/>  手下的觸感是那樣美好,他沒有忍住,羞澀地低頭輕啄了一下那張軟嫩的小嘴兒,臉像猴屁股一樣紅。
  冰海蝶兒心中又甜蜜又傷心,她痛苦地搖搖頭,精致絕倫的纖纖素手無力垂落,再也沒有力氣地閉上沾滿晶瑩淚珠的七彩眼睛。
  “不——?。?!”
  頭發垂散至脖頸的男人抱緊她的身體,芥川痛哭失聲:“蝶兒,你睜開眼睛看看我,我一定要治好你的絕癥!”
  已經閉上雙眼的冰海蝶兒聞言笑了,世人都以為她得的是絕癥,所有人都覺得這個病癥無藥可解,可只有她知道。
  ——自己是大疑媽來了。
  ……
  咦,發現個錯別字,大姨媽寫成大疑媽了。
  我將目光鎖定在文檔最后一行,連忙敲起鍵盤把錯別字改過來,果然發布之前審讀一遍是有好處的,唉,像我這么負責認真的作者可不好找了。
  膝蓋用力將坐著的辦公椅向后移了一小段距離,脖頸坐太久之后實在是太酸了,我疲憊地活動活動僵硬的肩膀,又甩了甩剛敲打完鍵盤的手,鼓足勇氣深吸一口氣。
  給自己做好心理建設,心中當即不再猶豫,果斷拾起鼠標把這最后一章內容發了出去。
  嘿嘿!這就是我目前更新小說的最后一章了,完結它就能暫時解放一段時間了。
  心里像卸下某塊大石頭一樣,我在發布完最后章的同時點開了這篇文的主頁面——《【綜漫】冰蝶公主之血殤與淚之別》
  經過剛才的修改,更新狀態果然已經改成了“完結”。
  不得不說,我的文筆自然沒話說,看看完結章的結尾就能知道,那幾段既點題了“血殤”又能彰顯淚之別,試問還有哪位大神可以做到!
  我一邊沾沾自喜,一邊看了眼下方的評論區,保持著極好的心情滾動鼠標滑輪,那上面無疑都是些司空見慣的差評。
  1L:哈哈哈哈哈哈哈
  2L:臥槽終于要完結了嗎謝天謝地!
  3L:實不相瞞,我的腳下已經摳出精絕古城。
  4L:新人疑問,這是沙雕文嗎?
  5L:真的想yue了,嘔嘔嘔,作者你沒○是嗎?有誰知道她地址不。
  6L:老子啥也不說,負分送給你。
  7L(回復6L):我去打負分還要月石???那先算了。但作者喂屎是真的。
  8L:震撼我媽三百年,尬死我了,祝作者自己經歷一下穿越生活。
  ……
  ………
  絲毫沒被影響心情的我繼續翻著眼前的屏幕,沒什么表情地托著下巴拄在電腦桌上,畢竟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內容,我不予理會地關掉網頁,撓著肩膀打了個哈欠。
  沒辦法,對于人身攻擊的人,他們罵什么我都入不了心,更不會著了這些人的道上去怒懟,與此相反,我就是想看他們罵我又沒轍的樣子,嘻嘻。
  無所謂地擦了擦眼角的生理性淚水,接下來不知道該干些什么,我順勢垂眸看了眼時間,已經晚上12點半了。
  怪不得自己感覺這么困,十二點半這個數字對于夜間生物來說其實不算什么,想當年我曾也躋身于夜貓子隊伍中光輝璀璨,直到我的發際線開始同樣燦爛奪目。
  還沒過25就要體會中年危機,這件聞者傷心聽者落淚的噩耗,讓一個悲催的阿宅不得不開啟了養生計劃。
  所以從前不久開始我就已經早睡早起了,沒想到今晚為了更完最后一章完結章拖到了現在,我果然是個負責任的作者。
  不過養發計劃不能半途而廢!
  我沒敢再耽誤時間,隨便洗漱了一下便趕緊鉆進被窩,大概是最近練成的生物鐘奏效了,沒過多久腦子就意識不清,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。
  “趙嬌嬌~趙嬌嬌~”
  睡衣朦朧間,好像有道模糊不清的聲音在腦海里回蕩。
  誰啊,誰叫我那個不愿意被人說出來的名字,我皺起眉不予理會地翻了個身。
  “趙嬌嬌,嬌嬌~趙、嬌、嬌!”
  “干什么!”我終于忍不住睜開眼睛,卻發現眼前的環境好像變了。
  身下不是睡覺前躺好的記憶棉大床,周旁沒有我擺滿一圈的Q版動漫人偶,上面更沒蓋著我那柔軟如云彩的蠶絲被子,四周只有一望無際的黑暗。
  什么鬼……等等,自己不是在睡覺嗎?我心里一激靈,下意識尋找起聲音的發源處。
  “別找了本大人無處不在?!?br/>  腦海里的模糊聲音清晰起來,甚至開始讓人覺得欠揍:“你還好意思問我干什么哦,還不是你干得好事,寫那種雷掉牙的瑪麗蘇文,引來一大片讀者的投訴。
  那是反蘇文啊,你懂什么!我咽了咽口水,心里卻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  “總之,大部分讀者包括動漫角色對你的怨念都太深了,甚至引起過不少影響較深的小轟動,所以為了懲罰你,JJ大神派我來靈驗大家幽怨的詛咒,讓你去動漫世界經歷磨練,搞清楚主角穿越后應該真正遭遇什么?!?br/>  “到了那邊你沒有任何金手指,生活全靠自己,懂沒?”
  我:“………”
  不、不是吧,我屈起膝蓋望了望四周無盡的黑暗。
  講真,穿越老套路了,又俗又爛,沒人會想看的。
  “哦對了,你可以緊急呼喚我一次,但只有這一次機會,本大人可以出來回答你一個問題?!睕]有理會我此時可能很便秘的表情,神秘音還在腦海里繼續叭叭講道:“因為你被詛咒的是魂穿,所以到那邊你會有一個普通且符合你的不起眼身份?!?br/>  “以上。我要告訴你的就是這些,咳,那么你準備好沒?”
  “準備好我就送你走了哈?!?br/>  “哎別別別!”我連忙招手,聲音有些絕望道:“有沒有時間限制?我還可以回來嗎?”